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
基層醫藥市場迎突破發展黃金期:二元新格局重構
發布時間:2017-08-01  瀏覽次數:
梳理新醫改方案深入實施的進程可知,國家在新醫改方案中圍繞“保基本、建機制、強基層”的醫改政策核心基礎。
 
    “十三五”期間,伴隨基層醫療服務機構運行新機制確立并全面實施,國家醫療衛生資源將從二三級醫院向公立基層醫療機構流動,并將形成越來越強烈的趨勢,從而對我國基層醫療服務和醫藥市場的格局重構及發展走向產生極大的推動力量。
 
    醫藥流通切入基層機會來了
 
    首先,我國的基層醫療服務和基層醫藥市場在“十三五”期間,將迎來突破發展的黃金時期。
 
    圍繞社區基層醫療服務市場快速發展,醫藥流通企業面臨整合基層醫療渠道資源、提升基層醫療醫藥配送服務能力、加速推動向零售診療終端業務轉型的難得機遇。在新醫改政策的強大推動力量影響下,客觀上促進基層醫療服務市場逐步成為我國醫藥流通行業最具發展潛力的細分市場,新醫改方案的深入實施無疑成為我國基層醫療服務市場逐步發展壯大的政策原動力。另外,國家加強對醫藥流通行業經營規范的治理,實施醫療機構藥品招標采購新模式,推動醫療機構藥品采購“兩票制”政策,以及對藥品生產企業實施新的稅費政策,將進一步強化藥品價格水平長期趨向降低的政策預期,對醫藥流通行業切入基層醫療終端零售市場提供難得的政策性契機。
 
    其次,具備豐富的產品線資源和綜合業態經營實力的大型跨區域龍頭醫藥流通行業,在我國基層醫療服務和醫藥市場的格局重構后,把握著拓展基層市場的先機。
 
    在國家新醫改政策影響下,大型跨區域龍頭醫藥流通行業對基層診療零售終端渠道實施覆蓋和資源整合具有先發優勢,通過持續推動渠道整合策略,將率先突破最后一公里的終端配送瓶頸,最終將成為分享未來拓展基層醫療零售巨大潛力市場的最大受益者。同時,大型跨區域醫藥流通龍頭企業對基層醫療服務市場的集約整合,將促進基層用藥需求及合理合規用藥,全面提升基層診療服務能力,成為實現新醫改基層醫療運行新機制目標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十三五”基層新走向新格局
 
    我國基層醫療服務和基層醫藥市場在“十三五”期間將如此演變?將產生怎樣的新格局?筆者將從以下三個方面進行解析。
 
    政策性發展契機
 
    國家已經將基層醫療服務事業的發展目標和方向,納入“十三五”發展規劃目標。今年全國兩會《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再次強調,要促進醫療資源向基層和農村流動。
 
    可以預期,國家推動基層醫療服務事業發展的軌跡,將以聚焦三醫聯動機制推動為出發點,以夯實基層醫療服務事業發展的財力和人才基礎為抓手,推動我國醫療資源向基層醫療服務市場轉移。
 
    這將給基層醫療市場帶來兩個顯著變化:一是為以基層醫療為代表的零售診療小終端開辟了醫療衛生服務資源輸入的政策通路;二是基層農村醫療服務市場,包括小型民營診療終端,或將成為未來基層醫療服務市場發展的重要一極。
    
    毋庸置疑,在國家“十三五”發展規劃引領下,通過政策支持和確立基層醫療運行模式發展機制,我國基層醫療服務市場將迎來迅猛發展的歷史機遇。
 
    終端結構性變化
 
    “十三五”期間,我國基層醫藥流通市場終端渠道結構布局將發生重大改變。
 
    大中型公立醫院和基層醫療機構對于醫療資源分配機制的轉換,將推動我國醫藥流通市場終端渠道通路發生結構性改變。大中型綜合公立醫院的藥品流通主渠道地位必然顯著削弱;與之相應,基層醫療機構作為醫院藥品流通終端渠道的承接者,將逐步把慢病和常見病領域藥物,包括基本藥物等原屬于公立醫院主要經營的藥物品類,引流到區域更為廣闊、分布更為密集、總體數量更為龐大的小型零售診療終端。
 
    可以預見,“十三五”期間,在以“基層首診、雙向轉診、上下聯動、急慢分治”為核心的分級診療模式推動下,我國基層醫療服務市場將迅猛發展,與大中型綜合公立醫院通過不同的醫療服務模式實現差異化發展。基層醫療服務體系將逐步成為我國藥品流通市場繼醫院純銷主流市場零售終端之后的另一個主流藥品零售終端,隨之而來的將是我國醫藥流通市場競爭格局的重構。
 
    基層二元新格局
 
    筆者認為,“十三五”期間,我國基層醫療服務市場將重構為以公立基層和社會辦醫為主體的二元化市場格局。
 
    基層公立醫療服務市場的傳統核心組成部分,也被定義為傳統的藥品流通第二終端,主要由兩個醫療體系組成。一是各城市下轄行政區域內的社區醫療服務中心,承擔著我國城市區域內各社區居民的醫療守門人角色。另一個是分布在城市郊區及縣域行政區劃內設立的鄉鎮衛生院。基層公立醫療服務體系直接受益于政府投入,在國家加大財政投資以及醫保補償力度不斷提高等政策扶持下,醫療服務保障能力得到穩步提升,已經顯示出吸納更多患者放棄大中型公立醫院、選擇就近到社區醫療服務中心就醫的趨勢。
 
    地方政府著眼于確保實現本地區提升基層醫療服務能力的醫改目標,在確保基層公立醫療機構的用藥需求保障方面同樣不遺余力。除了基層醫療醫保支付政策支持,在基層醫療機構用藥物流配送保障方面,按照新的藥品集中招標政策新規,對配送商遴選傾向于依托所在城市或區域內的主流規模醫藥流通企業,通過其在配送終端渠道覆蓋及物流配送能力方面的傳統優勢,保障對基層公立醫療服務體系的用藥需求。政府對于區域內公立醫療服務體系的政策扶持,促進形成了主流藥品流通企業對區域內公立基層醫療服務市場壟斷的市場格局。
 
    非公立機制體系內的社會辦基層醫療方面也有兩類。
 
    一類是城市和農村個體診所,包括改制后的原國有資本背景下的廠礦門診衛生所等小型診療機構。在國家大力提倡多元辦醫的政策引導下,近年來得到更為迅猛的發展。其重要原因在于患者對于個性化治療和用藥多元化的需求,在社會辦基層醫療終端可以得到較好滿足;另一個原因則在于公立基層醫療單位相對集中,區域輻射能力不足,而幾乎無所不在的社會辦基層醫療終端覆蓋更為廣泛的區域,可滿足患者就近治療的需求。
 
    然而,社會辦基層醫療市場由于存在“數量多、規模小、分布散亂、管理較差、經營水平較低”的特點,難以達到區域主流醫藥流通企業提供配送服務的標準,因此主要被區域內以經營低端普藥為主的非主流醫藥流通企業覆蓋,市場份額結構也較為分散,沒有優勢較為突出的醫藥流通配送企業。
 
    另一類社會辦基層醫療機構則是分布于遠離城鎮區域、坐落于偏遠山區和鄉村的個體診所和衛生室等農村基層的社會辦小醫療機構。這類醫療機構不僅具有大多數社會辦基層醫療機構普遍存在的更為嚴峻的配送效率和風險管控瓶頸問題,還是基層醫療最后一公里配送難度最大的細分市場。
 
    社會辦基層醫療作為“十三五”期間極具潛力的細分市場,將通過信息技術和大數據等現代前沿技術的應用,突破目前的業務發展瓶頸。
 
    結語>>>
 
    那些率先通過創新基層醫療服務市場拓展模式,能夠成功在公立基層和社會辦基層醫療兩個細分市場雙輪驅動,在公立基層和社會辦醫雙核市場全面實現終端渠道覆蓋,成為我國新的醫療服務終端市場格局下保持領先地位的醫藥流通企業,將成為伴隨我國新醫改契合基層醫療服務市場二元化發展的趨勢、分享我國基層醫療服務市場快速發展成果的王者。(本文作者來自國藥控股天津有限公司)
网上棋牌赚钱游戏 北京赛pk10怎么下注 新时时彩计算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 大神11选5怎么选号 澳洲幸运10走势图 pk10八码攻略 北京赛车pk10开奖走势 北京赛pk10计划今天 22选5福建开奖 王者捕鱼怎么玩才能赢 安徽时时十一选五结果走势图 35选7我中奖体会 秒速時時彩 天津时时开奖直播频 腾讯棋牌麻将好友房 福建福老时时